当前位置: 小佛资讯 > 时事
大法官透露国际商事法庭最新进展:挂牌一年多受案11起

发布时间:2019-12-13 12:04:16 热度:662

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涉外民商事纠纷也呈上升趋势。在这种背景下,如何更好地保护投资者的权益?如何顺利解决国际争端?

9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等法官罗东川访问《中国法治》第三季第三集,逐一揭示上述问题。

罗东川表示,自去年6月29日上市以来,中国国际商事法院已开始实质性运作,自上市以来已受理11起案件。

一些专家建议,未来的国际商事法院应该更多地学习西方先进的商事审判概念,以使国际商事法院的判决具有国际可信度。

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此时,“一带一路”已经进入国际视野,这也是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

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注意到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支持并参与了“一带一路”的建设。然而,随着“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深化、贸易融资的顺畅,涉外民商事纠纷也在上升。

据统计,在过去五年中,中国法院处理了20多万起涉外民商事纠纷,同比增长一倍多。大量争端涉及国际投资、国际贸易、国际工程承包、国际物流以及股东、股东和公司之间的国际商业争端。

此外,Xi交通大学法学院院长丹·文华(Dan Wenhua)也表示,“一带一路”路线沿线60多个国家的法治指数排名较低,投资风险系数较高。因此,应高度重视解决法治争端。

根据我国过去传统的涉外商事诉讼模式,在不同程度上存在审判时间长、交付困难、查询外国法律困难、查明事实困难、适用法律困难、法官职业能力不足等问题罗东川表示,传统涉外诉讼模式已不再适用,面临新的挑战。2018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和第二国际商事法庭成立。

过去一年,中国国际商事法院在审判领域有哪些创新?

罗东川说,国际商事法院法官从最高人民法院高级法官和杰出法官中选出了14名法官。与此同时,国际商事法院(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Court)也率先建立了国际商业专家委员会体系,聘请了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的31名中外专家作为专家委员会,他们都是“脑外”和“智库”。

案件管辖和审判,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最高人民法院管辖,以一审终审为准。

此外,国际商事法院还为国际商业专家委员会成员启动了调解制度。经当事人同意,专家委员会可以调解案件。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法院可以就调解协议作出调解协议或者判决。

关于域外法律的适用,更便于了解。国际商事法院可委托专家成员就确定案件所涉外国和域外法律提供咨询意见。

为了促进智能审判,当事人可以通过互联网立案、在线付费、在线阅读论文和在线交换证据。法院也可以通过互联网服务,并在网上开庭。国际商事法院也开设了中英文网站。搭建多元化解决国际商业争端的“一站式”平台。

据了解,中国国际商事法院自去年6月29日上市以来一直在运作。目前,深圳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国际商事法院和Xi安第二国际商事法院已受理11起案件。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经济法办公室主任刘敬东建议,未来的国际商事法院应更多地向国际司法机构学习,如国际法院、国际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和一些西方国家先进的商事审判理念,使国际商事法院的判决具有国际公信力。

中国法学会国际经济法研究所所长沈四宝也建议,国际商事法院的法官除了法治之外,还应该增加一些商业思维。

长期以来,涉外商业纠纷经常面临耗时、耗能、耗成本的问题。案件审理的效率对企业非常重要。

从事法律工作近30年的招商集团运输物流部副部长杨云涛对此深受感动。他坦率地说,“我在企业工作已经将近30年了,经历了五关,斩断了六位将军之后,我有了成功的喜悦,但失去麦城也有很多痛苦的教训。在海外提起诉讼需要两到三年时间,最长的一次需要11年。”

"仅仅通过五级,也许50级是不够的."全国律师协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王郑智也表示遗憾。他说,例如,山东的一家机械制造企业在欧洲提起诉讼。欧洲法院向山东企业送达文件。企业收到文件后,尽快联系律师。律师看到这份文件后,发现它是两年前由法院签发的,所以他很快就了解了情况,并找到了经销商。然而,人们发现这家欧洲公司一年前就已经经历了破产清算程序,错过了捍卫其权利的最佳机会。

刘敬东说,他在研究过程中也发现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困扰了中国企业和中国外国律师多年。为此,中国和东盟国家在2017年中国-东盟法官论坛上发表了《南宁声明》(Nanning Statement),强调如果对方没有发现自己拒绝承认中国的判决,中国法院可以率先承认对方的判决。

此外,近年来,中国还实施了国际有效判决相互承认机制。在司法实践中,有人试图通过上述机制迅速解决争端。

2015年,瑞士高尔集团与中国江苏纺织工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就销售合同发生纠纷。根据合同,该案件由新加坡高等法院审理。案件审判结束后,高尔集团作为获胜方陷入了困境。由于纺织工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新加坡高等法院的裁决在中国有效吗?为了澄清这一问题,瑞士高尔集团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承认并执行新加坡高等法院的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第四人民法院副院长高小丽回答说,当事人有两种方式向中国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首先,看看两国之间是否有国际条约。如果没有,第二种方法是根据对等原则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和新加坡缔结了一项民事和商事司法互助条约,但该条约碰巧不涉及相互承认和执行判决,因此我们必须走第二步,看看对等原则。然而,新加坡法院以前已经承认我们法院的判决,因此可以认为两国之间存在互惠关系。最终裁决承认新加坡高等法院的裁决。

文/马明龙刘亚

吉林十一选五 上海快3投注 江苏快3下注

陈秋拾:黄金上涨下跌原油操作策略

相关新闻

只选玉柴发动机,巴基斯坦采购的220台国产金旅公交即将投入运营

只选玉柴发动机,巴基斯坦采购的220台国产金旅公交即将投入运营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